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蒜蓉辣椒酱的做法 >正文

节目中大谈性观念性经历--探询《性爱学分》里的养生咨询网—

时间2021-09-10 来源:西餐菜谱图片大全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《性爱学分》是凤凰卫视中文台每周六晚23:00—周日0:30分播出的成人节目,它购自台湾,类似于“性爱大学堂”。看过的人常常会为里面嘉宾大胆的性观念、性经历所震撼,也不时地为主持人智慧的谈吐开怀大笑。地观众看后更有许多疑惑:台湾人怎么以这么大胆地谈性?嘉宾是真的呢,有一些是花钱雇来的“性托儿”?他们都是哪里找来的?节目又是怎样制作的?主持人有何来历?人们又是怎样看待这类节目?为了弄清疑问,本报凤凰卫视得到有关资料,在这里向读者。

  《性爱学分》之所以在中国内地和新加坡造成极大的反响,关键在于节目的道德取向,制作人认为保持道德中立的立场是正确的,也是必要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是非观,他们邀请专学者上节目,就是要捍卫正确的道德观和价值观,尽量正反平衡,同时去除说教的痕迹。

  当然,《性爱学分》毕竟是商业社会里出产的文化商品,博收视率依然是每个制作人逃不掉的宿命。《性爱学分》在尽量维护社会善良气的同时,更关心的是节目的趣味性和可看性,即再严肃、再劲爆的话题,他们都持轻松谈、趣味讲的态度。因,制作人希望观众抱同样的心态来收看。据说每逢录像时间,都会看到来宾拖家带眷一起来,时常是夫妻上节目录像,小孩交给人员照料。有些从中南部来的来宾,录完节目,干脆带着家人,来个台北一日游。

  在《性爱学分》之,该制作组已制作了一档同样由吴淡如主持的清谈节目“星期八”,谈的是夫妻间的处之道。在构思策划《性爱学分》时,他们希望把话题扩展,延伸到两性关系方面。谈两性问题,自然就要涉及性,因此,节目一出炉,就旗帜鲜明地定位在“保护级”,在台湾是深夜十点以后播出,在凤凰卫视是深夜11时播出,以20岁以上的成年人作为收视对象。游走在尺度的边缘,既安全又不失劲爆地挑战禁忌话题,北京到哪看癫痫病是制作人一开始就修的“学分”。

  《性爱学分》讨论的话题五花八门,无奇不有,括性经验、看A片(色情片)的经验、更年期的困扰、蜜月趣闻、婚外情、婆媳问题、、性障碍等等。据说,其中婚外情话题最受欢迎,观众的回响也,百试不爽。陶晶莹主持的《恋爱讲义》的做法是,丢出一个话题,对来宾做即席调查,侧重于现象的归纳和总结;《性爱学分》则不同,它更强调个案的深入分析,前者是面,后者是点。

  不少人,《性爱学分》一定玩的是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”的游戏,靠高额的出场费和车马费吸引公众上节目自爆隐私、外扬家丑。其实他们的车马费只有区区新台币一千多元(折合人民币约250元)。钱诱饵,公众信任这个节目,才愿意上节目谈个故事,但他们也经常碰到临阵脱逃的来宾。

  《性爱学分》每集邀请40位来宾。据了解,他们大多不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,而是街头巷尾的凡夫俗子,各行各业都有,他们理论谈得少,经验谈得多,具有普遍性。

  挑选这40位来宾,对幕后工作人员来说是一项艰巨的工作。据悉,《性爱学分》的幕后班底由12名平均年龄30岁的组成。一开始,她们以为靠电视上打征求字幕,守株待兔就行了,实际上效果并不理想,她们必须走上街头,挨家挨户挖掘素材,寻找来宾,并要动用的人际关系,哪里有生动独特的个案,就往哪里钻。同时还要与妇女团体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。而半年下来,这12名女生个个成了沟通高手。

  并不是篮里的就是菜,节目还有一个筛选的过程,制作者对每位来宾进行面试,聆听他们的故事,再节目的话题,做出取舍。一般来说,真实度可疑的不要,表达能力不佳的不要,恶性攻击诽谤他人的不要,这筛选的过程,决定了节目的素质。制作者说,做《性爱学分》最大的难度在于,不能造假,因为现场专家、主持人和荆门癫痫医院哪些好来宾必须互动,任何虚假的东西,一眼就看出来。另一个难度在于,再棒的来宾,都属于“一次性”,不能多次重复上节目。

  上《性爱学分》的来宾,一般有几大:一,有较强的表现欲;二,认为节目对他(她)的有一定的正面帮助,譬如,昭示她是某某人的老婆,对“狐狸精”有阻吓作用等等,至于有没有切实的帮助,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;三,有怨恨和不满,把节目当成宣泄的渠道。在录制现场,只要来宾觉得言论过激,或发言之后,感觉不舒服,制作人都会尊重来宾的意愿,做后期制作时加以剪辑修改。

  《性爱学分》两位主持,在台湾演艺圈是重量级人物,赵自强是金钟奖最佳儿童节目主持人,他扮演的“水果奶奶”堪称台湾儿童节目的经典招牌人物,主持“性爱学分”对他来说,是一次全新的挑战。吴淡如顶着作家的光环,杀入综艺圈,一向是知性清谈节目的理想人选。《性爱学分》是赵自强和吴淡如首次搭档主持的节目,赵自强幽默但不油滑、粗鄙,风趣中带点憨厚、害羞,一谈到间敏感的问题,他就会涨红着脸,丢给吴淡如处理,主持定位明确,是位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副手。吴淡如思路敏捷,形象清新,主持风格稳重得体,既有内在的批判力,又有亲和力,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节目的文化气质。当然,吴淡如也从这些个案中受益不少,大大丰富了她的写作素材,她最近写的几本畅销书,谈的都是关于两性的话题。

  身为,主持这类节目的感受如何呢?吴淡如大方:“我想我是台湾唯一一个能主持这类节目时处理得不愠不火、不流于煽动的女主持人。台湾没少女主持人有这样的功力,时候女主持在节目中都是扮演花瓶角色。如果要找漂亮的主持人,那他们大可找其他人,因为漂亮的多的是。”节目来宾对性经验的坦率表白经常令人惊讶,也往往带出关于台湾人性知识或生活价值观的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。但是吴淡如平淡如水:“可以说,没南昌癫痫治疗医院有怪问题是我没听说过的。”

  “赵自强都有硕士学位,大概是台湾综艺节目中学历的主持人了,哈哈!”她自豪地说,“主办单位当时找主持,大概是看我们气质清新,他们不要我们把一些问题处理得好像一个玩笑。”

  尽管“身经百战,见怪不怪”,而且自认“在爱情路上有很多冲突,老早就知道”,但吴淡如承认她也有芳容失色的时候,“有一对夫妻上节目,太太说她结婚30年来一直被关在家里,过着像囚犯一样的生活。而且她在家中还要照顾年老的家翁家婆,稍不孝顺就要被打。那一次她和一起上节目来互相控诉。”吴淡如说,中国人的这种婚姻观令她觉得匪夷所思。“我觉得比起新加坡,台湾一些乡村的女性对自身的歧视更。”

  对于自己的“性爱学分”修到什么程度,离过一次婚的吴淡如说:“已经及格了。”

  除了“性爱学分”,吴淡如还主持烹饪、种花之类的节目,还主持过一个“真情流露”节目,专门为失婚男女牵红线。

  《性爱学分》自去年十月在台湾开播以来,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,平均收视率仅为二点多,远远落在同时段偶像剧后面。至于同类型清谈节目,则以陶晶莹主持的《恋爱讲义》最深入民心,最具代表性,《恋爱讲义》曾地将陶晶莹推上金钟奖最佳女主持人宝座。不料,在台湾反响不大的《性爱学分》,却意外地在内地和新加坡激起阵阵波澜,百无禁忌的话题,无奇不有的个案,赤裸裸的表白,人瞠目结舌。

  在台湾,像《性爱学分》这样的节目,除了上述的《恋爱讲义》、《天天星期八》,还有胡瓜、高怡平主持的《非常男女》,属于联谊性的清谈节目,另一档《真情相对》因与《非常男女》风格太雷同,做到第二季就草草收档。此外,像吴宗宪率领他的子弟主持的《JackyShow》、曹启泰主持的《大老婆俱乐部》,也属癫痫专业治疗医院于邀请来宾上节目接受访谈,每集出一个话题的清谈节目,但仍不脱综艺节目的低俗恶习,尤其是邀请变性人、妓女、牛郎等社会边缘人上节目,纯粹满足大众的偷窥欲,缺少诚意。若说到劲爆,当年黎明柔在台北之音主持的现场Call-in节目,从台北最佳偷情地点谈到飞机上做爱做的事,林林总总,口无遮拦,吓坏了一大批正统人士群起而攻之。相比之下,《性爱学分》收敛含蓄得多。

  媒体工作者刘小姐人如此热衷暴露个人隐私,热衷谈论隐私话题的现象,发表个人见解,她不胜感慨地说,台湾人疯了!他们处在一个样样攀比的社会氛围中,生活得十分压抑,当他们实在没有东西可比时,就来比恐怖。她说,坊间不少清谈节目邀请的来宾,说到底,是用他们千奇百怪的遭遇和故事,通过口无遮拦,添油加醋的,期待引起别人的注目,突显他们的地位和份量。结果,一个比一个离奇,一个比一个骇世惊俗。刘小姐认为,这是台湾经济文化迅速恶化造成的。

  台湾观众大多对《性爱学分》这类清谈节目持肯定的评价。从事计算机业的凯文说,他个人比较喜欢观看《恋爱讲义》、《性爱学分》之类的节目,不像那些游戏类综艺节目,不仅毫无营养,无聊透顶,还掩不住一股恶俗的臭气,他尤其看不惯那几个大哥级的主持人如吴宗宪、胡瓜、曾国城等,认为他们简直就是恶俗文化的代言人。从事旅游业的小咪说,她并不觉得《性爱学分》的话题劲爆大胆,再怎么劲爆,都劲爆不过台湾的时事Call-in节目。她说,不同了,没有什么禁忌的话题,关键看你怎么谈,有高雅的谈法,也有低俗的谈法,就看制作单位本身的素质了。小学老师的吴先生,还把《性爱学分》收视率不尽理想,归咎于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观众的口味越重,《性爱学分》这类清谈节目,对他们来说,好比清粥小菜,吴先生说,吃惯了荤腥,清粥小菜更让人回味。(舒怀 整理报道)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