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鲍鱼汤的家常做法 >正文

明英宗朱祁镇被俘后差点成了哪个蒙古人的妹夫?

时间2021-11-08 来源:西餐菜谱图片大全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也先(1407-1454年),是相当中国明朝中叶时蒙古瓦剌部领袖,在他统治期间瓦剌达到极盛。也先的父亲脱欢统一了蒙古东部地区,并由北元的后代脱脱不花取得了可汗之位,也先在1439年继承成为首领,向东发展,征服了女真,降伏朝鲜,并以明朝拒绝贸易之名进攻明朝,1449年在土木堡之变一战中,打败明军,俘虏了明英宗并包围北京城,后围攻不成,退行并释回明英宗。他统治时,致力于加强大汗的统治力,控制各个诸侯,自称大元天盛大可汗,但也引起一些不满和反抗,后被其部下阿剌知院暗杀,去世后瓦剌逐渐衰微。

土木之变朱祁镇被俘

明太祖驱逐鞑虏,定鼎中原。明成祖迁都北京,天子守国门。驱逐的,防备的,无外乎漠北的蒙古。蒙古逃回漠北,一分为二:瓦剌和鞑靼。瓦剌和鞑靼之间,互相争雄。到了正统年间,瓦剌逐步强大起来,并且时不时就南下侵扰明朝疆域。尤其是瓦剌的实权派——太师也先,经常以朝贡为名,骗取明朝的各种赏赐。因为明朝自诩为天朝上国,对于进贡的使者,无论贡品如何,总会礼尚往来,赏赐颇为丰厚,并且按人头派发。这种情况下,也先不断增加使者数目,最后竟然高达三千余人。

当时总览朝政的宦官王振对此颇为不满,下令减少赏赐。也先借此为名,挥师南下,直逼大同,威胁北京。

皇帝朱祁镇时年二十来岁,祖母和一干老臣都已经离世,癫痫谁用过治疗仪正是自己一展拳脚的大好时机,看到北方鞑子如此放肆,颇为恼恨。王振借此鼓动皇帝,建议他御驾亲征。朝中大臣劝阻,皇帝不听,一来是效仿他的父亲——明宣宗曾在杨荣的建议下,御驾亲征,打败汉王;二来为了证明自己,何况大明朝国势鼎盛,区区蛮夷,怕他不成?

当时,朝廷的军队主力都在外地,仓促之间难以集结。于是皇帝从京师附近,临时拼凑二十万人,号称五十万大军,御驾亲征。为了说服自己的母亲孙太后,他把年仅两岁的皇子朱见深立为皇太子,并让异母弟郕王朱祁钰监国。

大军出征,谁知天公不作美,大雨连绵。大军到了大同附近,发现尸横遍野,加之后方粮草供应不及,军心动摇。于是,皇帝有心撤军。王振为了顾及皇帝脸面,这个没有出征多久就悻悻然回师,太丢脸,他便建议绕道蔚州。同时,王振老家就在蔚州,要是皇帝跟自己回乡,岂不是比衣锦还乡还来得及吐气扬眉?蔚州,距离大同非常近,而瓦剌大军逼近大同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群臣反对,觉得这样耽误时间,容易发生危险。王振不听,而皇帝体恤王振,便给了他露脸的机会。大军准备开拔,前往蔚州。

不料王振心血来潮,担心大军过处,踩踏自己家的庄稼,而建议按照原路撤军。等到大军行至怀来附近,辎重反而没有赶上。于是,王振下令原地驻扎等候。

就在怀来城外的土木堡,瓦剌大军追上明军,将皇帝等人困在土木堡。水药物治疗癫痫怎么样源被掐断,陷于死地,军心动荡。于是,当也先假意议和的时候,明军上当。也先趁明军不备,发动总攻,一举歼灭之。皇帝朱祁镇被俘,王振被樊忠杀死,英国公张辅、兵部尚书邝埜等大臣战死。历史上称之为”土木堡之变“,或曰土木之变。时为正统十四年(1449年)。

朱祁镇被也先扣留在塞北大漠,袁彬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须臾不离。

也先撤退后,垂死挣扎,不断攻击各地府郡。前天攻打大同,打到一半,今天忽又去攻打宣府。每一次落败,他都按照喜宁的提醒,挟持皇帝作为挡箭牌。皇帝朱祁镇每天都处在惊惧中,备受煎熬。也先觉得再打下去,意思也不大。于是,他悻悻回到塞北。

回到大漠后,袁彬发现也先把喜宁的待遇,提高到与重要的瓦剌官员同等的级别,不知为什么,也先对皇帝的态度也发生转变,比以前要和悦了些。袁彬和哈铭商量后,把喜宁的身份告诉了皇帝。皇帝想都没想就说道,定是也先的计谋,想拉拢他!

几日后,也先着人传话给皇帝,说准备再次出征,先绕道宁夏,征集些马匹,然后攻抵南京。皇帝有些茫然,袁彬和哈铭明白,这又是也先的一个阴谋。南京是明朝开国后的首都,第一代皇帝朱元璋和第三个皇帝朱棣,都在南京留下浓墨重彩的历史;迁都北京后,南京依然保持故都的重要地位。也先征南京,必是还要以皇帝为质,若克之,就以皇帝为傀儡,号令天下,至少可号令一半平凉癫痫病医院在哪的天下,进而,与北京相抗。适当的时候,也先就会处死皇帝,自己登基。

袁彬对皇帝说,南下不妥,必要力辞。其实,也先对远征南京的困难,也有所顾虑。所以,第二天,他特意来见皇帝朱祁镇。

也先做出恳切的样子,命人切鲜肉与皇帝。然后,假意说此次出征,都是为了皇上。我就是看不惯新皇帝的小家子气,刚一登基,就把边关守得那么死!防谁呢?不就是防着皇上回京去嘛!所以我决定护送皇上去南京登基。皇帝朱祁镇因与袁彬、哈铭事先商量过,所以,坚决谢绝。也先自己也不坚定,琢磨几遭后,也就作罢。也先辞后,皇帝心生疑窦,在瓦剌对抗明朝的历史中,从未有过攻取南京的举动,何以这一次忽要南下?也先刚刚在谈话时,多次涉及南京内廷细事,他何以知之甚详呢?莫非,果真是喜宁……袁彬看也先走远后,说也先不久肯定还要出招。果然,没几天,也先又向皇帝提出和亲。瓦剌的几个礼官,一大早就笑眯眯地堵在门口,说也先只承认一个明政府,对北京那帮人拒不承认,要把自己的亲妹子嫁给皇上。朱祁镇不知如何回应,打发礼官回去,与袁彬细细计议。

袁彬说,历来只听说有皇上嫁女儿的,从没听说有皇上把自己送去倒插门的。这样皇上也会由坚毅顽强的流亡之君,变成不思回京的享乐之君,声誉将不复存在。等到瓦剌礼官再来询问时,皇帝就按照袁彬教他的说辞婉言拒绝:朕尚流亡,岂可玷辱公主?日后回京,当周口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婚聘之。

也先得到回信,一筹莫展,对喜宁说,皇帝是不是不近女色啊?喜宁当即排除这种可能,估计是瓦剌公主的长相过于粗犷,吓着皇帝了。喜宁告诉也先,由他亲自挑选瓦剌美女,送到皇上帐内,窃听情报,做间谍工作。

经过秘密选拔,喜宁最终挑出六名才貌双全的瓦剌美人,一起送去。朱祁镇着实吓一跳,更加推却。他坚持回京娶得公主后,再纳六美。也先恼羞成怒。喜宁也大出意料,再转念一想,对也先说,必是袁彬拿的主意。也先当即命人将袁彬绑来。袁彬被绑去的消息被皇帝知道了,立马飞奔去,倒在袁彬身上,哭着喊着叫道,若杀袁彬,朕也不活了!朕求共死!也先无法,只得放过袁彬。

惊魂少定,皇帝自语道,喜宁恶之矣。袁彬见皇帝有所醒悟,便请求皇帝允许将其铲除。皇帝当即与袁彬定下一计。此时,瓦剌局势动荡,求和之声不绝于耳。一是因连年征战,国库虚空,民不聊生;二是因也先与大汗分赃不均,引起内讧。也先也感到焦头烂额。皇帝就劝也先暂且顺从民意,与明朝修好,互通贸易,待富庶后,再图大计。又说,自己愿意帮助调和,可先派人去京畿,与朝廷接洽一下。也先想想,别无他法,只能如此。

不久,赴京畿的小小代表团得以组成,除瓦剌官员外,袁彬和喜宁均在其内。出发前,皇帝悄悄写下一封密信,交给袁彬。袁彬将其藏在裤脚里,日夜不解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